第四幕

残雾 老舍 15515 字 6个月前

〔幕启。

杨先生 (见淑菱进来)欢迎,欢迎!小姐,老太太,局长太太,仲文先生都来吧?他们不来,不能开饭!

淑 菱 先行礼吧?

杨先生 说说就是了,说说就是了,还真行礼,不敢当!不敢当!来,来,小姐,给我作招待员,多帮忙!(把小姐领到一旁)记住!凡是挂招待条子的,都是头等客,开饭的时候往这里让;不挂条的,二等客,往后边让;酒席稍有差别;记住!

淑 菱 没有三等客?

杨先生 哪能分得那么细呢?大概的,大概的,分分就是了。(看进来一位贺客,向她伸出二指)呀,马大哥,后边坐,后边坐!免礼免礼,不敢当!劳驾劳驾,后边坐!

马大哥 (献红封)一点小意思!

杨先生 不,不,不!大哥来到就是了!(接过封来,看了看)谢,谢,谢谢! (又向淑菱伸二指,低声的)都要是这样呀,(掂了掂封儿)得赔钱!

杨太太 (从后边来)嘿喽,淑菱小姐!老太太,太太,二爷,怎么还不来?

淑 菱 马上就来,他们也得算头等吧?

杨太太 当然!当然!小姐可多帮忙,别弄乱了!

洗老太太 (扶着刘妈)你倒是慢着点走啊,看拉我个跟头!

杨先生 老太太!(一齐过去搀着她)真赏脸!这么大岁数了!

杨太太 老太太!(一齐过去搀着她)真赏脸!这么大岁数了!

〔杨先生给老太太挂条子。

洗老太太 哟,干吗还教我戴上条儿啊?

淑 菱 奶奶是头等客,在这边吃。酒席不一样!

洗老太太 爱多嘴的丫头!刘妈!你看这个乡下娘们!不提着礼盒,她挎在胳臂上!拿来!礼盒!

杨太太 老太太还赏东西!老杨,你就接过去吧,借老太太点寿!

杨先生 (一边接礼盒,一边掏口袋,掏了许多小红纸包,逐一的细看,挑了一个,给刘妈)谢谢老太太!刘妈!拿去!不用谢,太太,给老太太多垫上个垫子!

杨太太 (一边扶老太太坐下,一边说)老太太的干女儿,怎么还不来;她一来,就有人陪老太太说话了!

洗老太太 可不是,她的小嘴真会说话!杨太太,你忙去吧,不必张罗我!

淑 菱 (拉住杨太太)芳蜜来吗?(见杨太太点点头)她要是还不放开红海,我跟她打架!

杨太太 可别在这里打架呀,今天是老杨的好日子,总得取个吉利,你别错看了芳蜜,她的心眼并不坏!

淑 菱 你知道吗?她并不姓徐!

杨太太 红海也不姓红啊,那有什么关系!好小姐,你在这儿陪陪老太太,我到后边看看去。

杨先生 (陪着洗老太太)大哥一定来吧?他要不来,可塌了我的台!办婚事得有主婚人,办寿也得有主寿人;大哥就是我的主寿人!

洗老太太 我想,他一定来,你们这样的朋友!他可是忙啊,怪可怜的,一天忙到晚!也真有本事!我说,那个小太太来不来呀?

杨先生 一定来,杨太太跟她说好了。她待一会儿要是还不来,我派车接她去!

洗老太太 菱儿,在这里可不准胡说!

〔从后面转过来两位男贺客,杨先生忙着招呼。

贺客甲 杨大哥,还不该吃着吗?

杨先生 稍微等一等,等等洗局长。

贺客乙 等等也好,饿够了劲,足吃!(用手中的报纸卷轻敲了杨先生一下)杨,这两天汉奸又闹得凶。(低了点声)外面绝对听不到的消息,连咱们一点还不知道,会教人家那边知道了!怎么知道的呢?

贺客甲 人家有组织,无孔不入!

杨先生 我的眼睛敢说够尖的了,我就没看见过一个汉奸!我总不相信那些事儿,都是谣言,都是谣言!我就这么说,要真有汉奸的话,我应当头一个知道,我的眼皮子宽,三教九流,无所不知;拿住几个汉奸,不是还有赏哪吗?闲着也是闲着,我何不拿几个汉奸,弄点零钱花?

贺客乙 杨大哥说的也对。

贺客甲 可是走露消息,出卖情报,也是千真万确的事。据说汉奸里面,还有不少女的呢,都是很漂亮的大姑娘!

杨先生 那更是瞎扯!杨太太胆子大不大?大,很大!不信你今天给她一万块钱,说,你去当汉奸!她,连她,也不敢干!

贺客甲 可是人家也并不那么傻呀,人家会设法利用你,给你点便宜,而教你不知道自己是作汉奸呢!有好些好玩的少爷小姐们上了这个当,千真万确!

洗老太太 他们说什么哪?

淑 菱 说现在有汉奸。

洗老太太 啊,又闹汉奸哪?打仗还不够受的,还闹汉奸,什么年月!

杨先生 老太太不用着急,我说没有汉奸,就是没有!都是谣言!

洗老太太 谣言太多了!为什么闲着没事造谣言玩呢?

淑 菱 我看芳蜜就是汉奸,她没有准姓!

杨先生 洗小姐!

洗老太太 菱儿,怎么血口喷人,胡说八道呢!

杨先生 徐小姐不来,洗局长也不来,真教我着急!老太太饿不饿呢?先给老人家开饭,好不好?

洗老太太 我一点也不饿,我等着跟我干女儿一块儿吃!

杨先生 那好极了,(向二贺客)咱们稍等一下,大家大概是怕空袭,不敢早来!

淑 菱 杨先生,你不是说还有歌女吗?她们什么时候来?

杨先生 总得到两点钟才能来。

洗老太太 菱儿,等她们来了,你可不准跟她们在一块搅合去!

杨先生 老太太,我找来的歌女都规规矩矩的,没错儿!

淑 菱 歌女也算摩登女子吧?

杨先生 当然,当然,凡是露着胳臂的都算摩登!啊,局长太太来了!得,洗太太一到,就算来了三分之一的局长!

淑 菱 (从杨先生袋中抽出个绸条来)妈!头等客!

杨先生 欢迎,欢迎之至!(向后面)杨太太来呀,局长太太!

洗太太 给杨先生拜寿!

杨先生 不敢当!不敢当!洗太太陪老太太吧!

杨太太 (从后面跑来)大嫂!今天你又年轻了好几岁!这个颜色的袍子正合你的适,可真好!来坐!刘妈,你帮着倒茶!可真够我一个人忙的!

杨先生 等你过四十生日的时候,我加倍帮忙!

杨太太 我?我愿越长越小,永远到不了四十!怎么说来着!“四十而——”

杨先生 “不惑”!

杨太太 对了!你想想吧,一个女人到四十要没有了诱惑的能力,还活个什么劲儿!嘿喽,仲文!我一猜就猜到,大嫂来,你必来。

洗仲文 来看看,有人敢欺侮我大嫂没有!

杨先生 不用跟她逗嘴,来,这边坐!(向二贺客)给陪一陪,洗局长的弟弟

淑 菱 (又拿过绸条来)又一个头等!

杨先生 局长还不来,教人着急!

杨太太 芳蜜是怎么了?女客里没有她,就不会热闹起来!

淑 菱 红海!红海来了!

杨先生 红海!对联呢?

红 海 (神色惊惶)等我先喘喘气!

杨太太 你怎么啦?见着芳蜜没有?她为什么还不来?

红 海 淑菱,我得走,我得上前线去!我来辞行!

淑 菱 怎回事呢?

杨先生 先别讲辞行,我的对联呢?

红 海 杨,你借给我二十块钱,我得走,马上走!

杨先生 我?你没拿来对联,反倒跟我借钱!我这是办寿,不是小本经营贷款处!

淑 菱 到底怎回事呢?

红 海 这两三天了,我身后老有人跟着,象影儿随着身子那样。我吃饭,走路,找朋友,后边老有人钉梢,前天我回到家里一看,连箱子带匣子,都被人家给翻过了;不是贼,绝不是贼,因为没丢别的,只丢了一卷稿子,和几封信!

淑 菱 什么稿子?谁的信?

红 海 稿子是芳蜜交给我的。

淑 菱 你看过没有?

红 海 没有。我想凑齐了一块儿看。一气看完,我好写编辑后记。

淑 菱 信呢?

红 海 也是芳蜜交给我,教我替她存着的。我偷偷的看了一封,是洗局长给她的。

杨太太 洗局长和芳蜜是朋友,你要知道。

红 海 是呀,我知道,所以我就决定对芳蜜写封万言书;洗局长也许比我本事大,可是我的天才,他比不了,比不了!局长是芳蜜的朋友,我也是芳蜜的朋友;三人行,必有我爱焉,我得显显本领!万言书直写了一天一夜,今天早上五点钟,我就出了门,想递上我的万言书去。好,刚一出门,那个钉梢的又在门外等着我呢!我决定跟他们来个步行比赛,绕,绕,我跟他绕;一直绕到这里,算是把他绕糊涂了!可是,说不定,他就会又找到我!他为什么跟着我?想象不出来,难道那一卷稿子,那几封信,有毛病?不能呀,芳蜜交给我的东西,怎么有毛病呢?

淑 菱 哼,也许你的伟大的女友就不大可靠吧?

红 海 那怎能!以我的天才与聪明,能看不出谁好谁坏来,笑话,笑话!杨先生给我二十块钱,我先去躲一躲;等我那部中国文化史出版,拿到版税,一定还给你!

淑 菱 杨先生,你也借给我二十块钱,我同他一块儿走!只要他离开芳蜜,我就不再怪他!

杨先生 我办这回寿,还不一定能赚够本儿呢,又教我往外拿四十块?这是哪里的事呢?

红 海 好了,你不借给我钱,我只好藏在你这里;侦探来了,你去应付。

杨先生 那我办不了!

红 海 快着决定,等侦探来到,就不好办了!

淑 菱 你借给我们,快!

洗仲文 淑菱,你不能跟他去,你要是老跟他在一块儿,你身后也许跟上侦探!我看红海先生不过是个没心没肺的人,人家要是拿他开玩笑,卖了去,他还以为人家是好朋友呢!红海先生,我这儿有十块钱,拿去,快走!

淑 菱 我不能教他走!我是局长的女儿,侦探敢把我怎样了?

杨先生 有人给你十块钱,就走吧;何必一定非跟我过不去呢?

红 海 好了,我走!淑菱,我必有信给你!

淑 菱 我也走,红海,咱们一同走,一对流浪的文化人,多么有意思!

洗老太太 菱儿,听我的话!你要是好好的在家里,我一高兴,就给你一只金镯子!

洗仲文 教他走!他走了,不是就躲开了芳蜜了吗?

淑 菱 也对!奶奶你准给我一只金镯子?好啦!红海,咱们通信吧!

红 海 请你告诉芳蜜,我找了她好几次,都没找到!告诉她,我的身体虽然不一定上哪里去,我的心可老随着她!

淑 菱 滚!永远别再教我看见你的猴儿脸!二叔,把十块钱要回来!芳蜜!芳蜜就是汉奸!你瞎眼的东西!

杨太太 这是哪一出呢?什么话呢?都看我了,今天是老杨的好日子,得求个吉利!好红海,拿着十块钱就走吧!

红 海 杨先生,你会后悔的;今天你不帮助我,日后我会报复你!(下)

淑 菱 噢,红海!出门留点神,进旁边那个小巷子,等等,我还是跟你走!

洗老太太 来,菱儿,在这儿坐一会儿来!不准哭,今天是杨先生的好日子!他拿着十块钱,走两天就会花光!

淑 菱 噢,爱情最大的障碍就是钱!

杨先生 要是局长在这儿,没这个事!对联,我给送去的纸!没给写来,也不把纸退回,还要借二十块钱,什么事呢!

杨太太 老杨,可不准生气啊,今天是你的好日子!

杨先生 我没生气;就是有气,也不敢当着诸位亲友发泄不是?哈哈!

杨太太 芳蜜要是在这儿,也不至于这么糟,最能教年轻的人随着她的小手指头转!

淑 菱 你要再说芳蜜,我可真回家了!

洗老太太 菱儿!

杨先生 (见进来侦探)这又是怎回事?

侦 探 你姓杨?啊,有个红海你认识?啊,他是你什么人?

杨先生 朋友,朋友!

侦 探 他现在没在这里?

杨先生 没有!

侦 探 来过了?

杨先生 来过,又走了。

侦 探 没说上哪儿?

杨先生 他说上前线,

侦 探 噢!

杨先生 打听他作什么?

侦 探 那是我的事!你今天办喜事?

杨先生 对了,办寿。我四十的生日;请在这儿吃杯酒?

侦 探 还有公事。那位小姐是?

杨先生 洗局长的小姐!

侦 探 噢,洗小姐!小姐你常和红海在一起?

淑 菱 (迟顿了会儿)没有!

侦 探 局长的女儿,就是实话实说也没关系;以后请少跟他来往!对不起,洗小姐!对不起,杨先生!(下)

杨先生 不喝盅酒吗?嘿,看我这生日!

洗仲文 淑菱,看见没有?

淑 菱 红海不能是汉奸,要有汉奸,就是芳蜜!

杨太太 淑菱小姐,我真要和小姐你拌嘴了!怎你一口咬定她是坏人呢?洗老太太,你看,我和老杨都仗着多交朋友,有人缘吃饭。我们绝对不怀疑任何人,愿意和我们来往的都是朋友!以芳蜜说,她真是热心帮朋友的忙,热心肠,好脾气!小姐,你可千万别再这么说!洗局长还和芳蜜常来往呢!她要是坏人,难道局长还看不出来?

杨先生 不过,这个事可相当的严重了,侦探不是假的!(转脸)喝!越来越出奇了,穿着孝的也来了!刘妈快去拦着点!我是办喜寿,不是办丧事!嘿!

〔刘妈出去把玉明搀进来。

杨先生 (赶上几步)别往里搀!她穿着孝哪!

朱玉明 不是你教我来的?

杨先生 我可没教你来吊孝呀!这是什么事呢!

朱玉明 (向洗太太走去)洗太太,我来告辞。妈妈死了!(要哭,强制住)从此,我的身体又可以是我自己的了!我决不和局长捣乱,我的仇人是日本,我到北边去算账!

刘 妈 洗太太,我跟你辞工,跟了她去。也许还能找到家里的人!

洗太太 你别走吧,刘妈,我们都待你不错。

刘 妈 真不错!可是我这肚子委屈,你们谁也不明白;她(指玉明)能明白,她真受过苦,我真受过苦,我俩能彼此明白;别人——我就跟了她去!

洗太太 你真要走,我也拦不住,你可好好照应着她!(向仲文)有刘妈跟着她,多少有个照应!玉明,你母亲的尸首呢?

朱玉明 埋了,埋在山坡上了!洗太太,我得快走!我本不应当来,可是我总觉得一个人应当光明磊落,当着你们大家的面,我走开,心里才痛快!就是局长在这儿,我也不怕;反之,我倒可以当着大家的面宣布宣布他的罪恶!

洗老太太 这个小丫头疯了吧!

杨太太 不疯了能穿着孝来?

杨先生 不疯了能穿着孝来?

洗老太太 你敢说局长不好?太大胆了!太大胆了!

朱玉明 刘妈,真跟我走?走!老太太,我不对你说别的,我就可惜你这个岁数!(拉刘妈往外走,仲文赶上去)

洗老太太 仲文,你干吗去?你老吃里爬外,不向着你哥哥

杨先生 这就开饭啊,快回来!这哪象办寿呢!

洗仲文 送她们几步,就回来!(赶出去)

杨太太 你专顾了办寿!还不去追回她来哪!待会儿局长来到,一问,噢,玉明是从咱们这里跑出去的;他要跟你要人,你赔得起吗?

洗老太太 也不能叫刘妈走,她还多拿着八天的工钱,没作够了日子哪!

杨先生 追回来,怎办呢?

杨太太 不追回来,局长要人怎办呢?

杨先生 嘿!嘿!都是我,爱管闲事,报应!报应!我去追!(又停住)我这是办寿哪吗?

洗太太 追!回来,她会碰死在这儿!

杨太太 大嫂倒不必担那个心!老杨,追去!

杨先生 追!(要往外跑,被仲文迎面拦住)她俩呢?一

洗仲文 少管事,都有我呢!

杨太太 二爷,你真能横打鼻梁,负起责任来吗?

洗老太太 仲文,别把祸揽到你自己身上去,你知道你哥哥的脾气!

洗仲文 没关系,妈!

毕科长 (仿佛谁也没理会他进来,极客气的向杨先生说)这位先生,非常的对不起!我们局长没来吗?

杨先生 一定来,我们正等他来,好开饭。

毕科长 局长今天没到局子去。这儿有件紧要的公事,我到局长公馆请示,听说今天局长到这里来,所以又赶到府上,对不起!先生今天是办寿?

杨先生 哪里,请朋友们来玩玩就是了。

毕科长 太仓猝,太仓猝!(掏出个封儿)临时现备办的,来不及选礼物;小意思!我可以在这儿等一等局长?

杨先生 当然了,当然!太客气了,哪敢?(接过封儿去)这边坐,坐!仲文,陪一陪!(向贺客甲乙)二位也给陪一陪,等候局长的!局里的科长!

贺客甲 科长,贵姓?

贺客乙 科长,贵姓?

毕科长 毕,贱姓毕。

贺客甲 久仰!久仰!

贺客乙 久仰!久仰!

杨先生 (离开毕科长,向杨太太)我到后面招待招待!

毕科长 没领教?

贺客甲 (说出姓名,没人能听得出,又说了一遍,似乎象)小瘪三。

毕科长 久仰,久仰;(向乙)这位先生?

贺客乙 (绝对不愿说清楚,极客气而含混,好象)土地堂。

毕科长 久仰!贵恭喜?

贺客乙 混饭吃而已,混饭吃。

贺客甲 近来有什么消息,科长?

毕科长 没什么消息;公事呀忙,下了班也就没工夫去打听什么了!

贺客乙 大家都是如此。下班后,也就是听听戏呀,看看歌女呀,还可以换换脑筋;简直没有别的办法。读书吧,当初在学校的时候,已把书读通;现在简直没有什么可读的。家眷又不在这里,在屋里呆着,实在太苦闷!只好找地方去消遣消遣!

毕科长 至理名言!一语道破!戏班子,歌女,饭店,都发了财,都发了财!也是时势造财主!

贺客甲 好个时势造财主!不过呢,人家总是也有些真本事!

毕科长 我承认他们有本事,可是教咱们去作那些事,也未必不比他们作得更好。不过我们的身分,身分,教我们总怪不好意思!身分误尽了天下英雄!

贺客乙 慨乎言之!

毕科长 我就佩服敝局局长,那真是个人才,精明,会作官,永远不丢了机会;真是学问经济,兼而有之!啊,(向仲文)局长的令弟,令兄真是人才。我没看他消极过,苦闷过!老那么精神,老那么负责,身分高,手段好,名利兼收!只有洗局长,是咱们的模范人物;他,洗局长,能不失书生的本色,身分,而且能不象咱们这样寒酸!仲文先生,局长现在手里总可以有——不该这么问!不过是闲谈,闲谈!局长信任兄弟,兄弟自信还会当差,还有个忠心;别的好处没有,就是忠于局长。(见仲文不出声)仲文先生,请求一点小事,给我介绍一下,见见局长老太太!

洗仲文 好吧。妈,毕科长要见见局长老太太!

洗老太太 啊,毕科长,跟我儿子当差呀?

毕科长 局长的栽培!我常到公馆去,可是总没有机会给老夫人请安!

洗老太太 看科长多么会说话呀!菱儿的妈,你也见见!

毕科长 噢,局长太太,我常到府上去,总没得机会给太太请安!以后,公馆里要什么,给我个电话,马上送到!不必一定由局长交派,由太太给我个电话就行!

洗老太太 多么会当差!

毕科长 老太太的抬举,没有本事,就仗着点忠心。我崇拜局长,忠于局长,只求局长不嫌我愚笨,老有我这碗饭吃!

洗老太太 我深知我的儿子,他的眼里不藏沙子!他认识谁好谁歹!你对他忠心,他就真心待你;你对他耍坏,他就给你个厉害看看!

杨太太 一点不错,局长真是条汉子。有刚有柔,精明强干!

毕科长 现在的几位局长,就属我们局长红,一点不假!

杨太太 局长怎么还不来呢?

毕科长 忙,局长忙,一天起码有五个饭局!啊!这是局长小姐吧?长得多么聪明秀气!小姐以后要什么纸墨笔砚哪,给我个电话,马上送到!

淑 菱 要丝袜子也行吧?

毕科长 大概也可以,哈哈,小姐真会说话!

淑 菱 局长准教你给徐芳蜜小姐送过丝袜子吧?

毕科长 没有,没有!局长是不苟言,不苟笑的人!我可不敢乱说!小姐,多么天真!

杨先生 (从后面转来)我说,大哥,局长,怎么还不来呢!

毕科长 等一等,天还早呢!一点钟摆席不晚!

淑 菱 杨先生,干脆咱们折干好不好?你给我一块五毛钱,我到外边吃去;我的肚子里已经直叫唤!

洗老太太 菱儿呀,菱儿呀,你可真太没规矩了!

毕科长 听,来了!我会听局长的车怎么响。是,对!

〔杨先生,杨太太,毕科长,都往外跑。连贺客也受了传染,前进数步。仲文向洗太太一笑。淑菱藏在老太太背后。

洗局长 (似领队的雄鸡那么威武)不晚吧?

杨先生 不晚!我们都等着局长呢,连老太太都不肯先吃!

洗局长 等我干什么?我已经吃过饭了。

杨太太 大哥!你可太——

毕科长 吃过饭,再喝两盅总可以,局长的量,我知道,海量!

洗局长 你们太难了,怎么可以饿着老太太呢!妈,你不是年轻的人了,怎么还老不小心呢?饿过了火,回来再吃多了,又得不舒服好几天!在这抗战期间,一切东西是贵的,特别是药品!

洗老太太 我是想呀,等等你和我的干女儿,一片好心!

洗局长 (瞪了太太一眼,而向淑菱发言)你这么大姑娘了,就不懂得伺候伺候祖母,留点心?

杨先生 都是我的错儿!不过,可也情有可原,我们一致的要等你,跟你一块儿喝两盅酒!连不认识你的朋友全这么说,是不是?(问贺客)

贺客甲 是,就是!久仰局长大名;今天的机会实在难得!

贺客乙 是,就是!久仰局长大名;今天的机会实在难得!

洗局长 (向后面打了一眼)怎么?没吃饭就打上啦?

杨太太 他们是专为打牌来的,我要是请他们早五点来,他们也不会推辞!

洗局长 国难期间!国难期间!(慨叹)

杨先生 大哥,下午要是没事的话,咱们还得玩玩呢!

洗局长 我?我哪天没事呢?告诉你,忙惯了的人,坐下打牌就起急!我现在连四圈都打不下来,起急!

杨太太 牌九野蛮一点,可是痛快!

杨先生 局长要高兴推推,也有人奉陪!

洗局长 再说,再说,那不是什么要务。芳——啊,徐小姐还没来?

杨太太 她难道是病了?怎么会还不来呢?

洗局长 顶好先给老太太开饭,别再等她!

杨先生 我去招呼厨子!大哥,还没谢谢你呢!老太太赏了礼物,大哥你还送来酒席!

洗局长 不是你那天要求我送的吗?

杨先生 那是说着玩,怎么就认真起来呢!

洗局长 我这个人就是刚正诚实。问毕科长,我无论作什么都要公平正直,说什么就算什么,我对我所说的负完全责任;我所说的都正直,所以更得无愧于心的负起责任去办。啊,我说送你两桌菜,就必定送来,那绝对没错儿!我说,玉明怎么不来?听明白了,我当初就不愿教她来,现在也并不盼望她来。不过,你既说她必能来,所以我倒要问问。我这个人,说一句话算一句话;恐怕别人就不容易作到了!杨,她来不来?假若她答应了来,而现在还没来到,我好派人告诉她不必来。假若你根本就没跟她说好呢,也没多大关系,至多不过是证明你的能力并不象你自己所想的那么大就是了。

杨先生 (都楞了)她——

杨太太 (都楞了)她——

淑 菱 她来过了!

洗局长 你少说话!(赶快的向杨)怎么,她来过了?她又上哪里去了呢?

杨先生 她来过了!

洗局长 那我已经知道了!我现在问,她又上哪儿去了?你知道,你教她来的,由你这个门里出去以后,就由你负责!

杨太太 仲文,这可到了谁负责的时候了,你该说话了吧?

洗局长 噢,仲文也敢负责任?!

洗仲文 我负责!我教她走的!

洗老太太 仲文!记住,你这是对你哥哥说话呢!

洗局长 没有我的命令,你有什么理由,什么权利,教她走呢?噢,你以为我多弄一个小娘们与你的脸面上不好看吗?你以为家长是你,不是我吗?你以为你可以出主意,不必请示我吗?

杨太太 得了,局长,老杨一年才有这么一天,给他点面子!给他点面子!芳蜜这小东西还不来,她要是在这儿,什么都好办了!

洗局长 我向各位朋友道歉,(向贺客们一点头)我不该这样搅扰了大家的喜酒!可是,原谅我,我是个直性汉子,心里存不住事!我必须问明白,问个水落石出!

贺客们 很好!局长应当那么办!

洗局长 好了,仲文,说!

洗老太太 仲文,小心点!

洗仲文 我没什么可说的,我看应当把她放走,就把她放了。象打开笼门放走一只小鸟!当着这么些人,我不愿多说什么!你作的事你自己明白!

洗局长 请不必顾全我的面子吧!我作的事永远正大光明,不但不怕大家知道,而且愿意教大家知道!不信,咱们教大家听听,我娶个小老婆,我的弟弟把她放了走,这合理不合理?

贺客们 (微微的摇头,又略示赞叹,以便两面都不得罪)你看!你看!

洗局长 你把她放走了?你赔!一只小鸟,就是个臭虫,只要我想留住它,别人就不能动它!

洗仲文 小鸟的比喻,也许不大很对;我——

洗局长 说!说呀,你看!

洗老太太 仲文,你出去一会儿好不好?干吗招你哥哥生气呢!他有国事在身,他不是个闲在人。

洗局长 老太太,不用你说话,看我今天教训教训他!

杨先生 局长!都是一个人的错儿!把错儿都放在我身上,待两天我从新给局长物色个人儿还不行吗?我真要给大哥跪下了!

杨太太 完了,完了!都不用再说什么啦!局长,我和老杨一定另给局长物色个新的人儿!

洗局长 问题不在那个;什么新人旧人的!我是问仲文到底他是什么心意;他若是把话说明白了,我还许原谅了他呢!我这个人办事永远讲究心明眼亮,公平正直!

洗仲文 告诉你吧!

洗老太太 我——菱儿,咱们不必等吃饭了,回家吧?

杨太太 老太太!稍等一等!他们弟兄是闲谈活儿,不要紧,老太太只管放心!

洗仲文 我不再提什么小鸟,我得这么说:有个逃难的小姐,被人霸占了。当时,她没有任何抵抗力,她没办法!现在,她的腿自由了,她觉得她应当走,可以走;所以我放走了她!我并没帮助她什么,我只是觉得放她走足以为那个人——不幸的很,他是我的哥哥——减轻一点罪恶,使我自己的良心稍微舒服一点!

洗局长 噢,原来是为我减轻罪恶!很奇怪,我向来不知道我有罪恶,也没想到过,吃着我的饭的人会觉得我有罪恶!好!你把她放走的?请分神把她找回来!不然,我会办你拐带人口的罪名!

洗老太太 仲文,就快去找吧,连刘妈也找回来!

洗局长 怎么,刘妈也走了?也是你放的?她受了什么压迫?又是我的什么罪恶吧?

洗太太 (不愿说话,但要帮助仲文)刘妈要回家,我就教他走了。

洗局长 噢,这很简单!你放走老妈子,从此不许你再雇女仆就是了;简单得很!(干笑了两声)倒还是仲文的工作繁重一点,请吧,去找她!怎么着;找不到,你知道我不至于没法子惩办你!

先老太太 就快去吧,仲文!(仲文不动)

洗局长 老太太,不用催他;有三点钟的工夫呢!那个,毕科长,咱们先办咱们的事。

毕科长 来了一件紧要的公事!(极慎重而显着匆忙的拿出公文来)

洗局长 (看了仲文一眼,接过公文来,拆开,又看了大家一眼,然后才看公文。看了,皱上眉。又看了一遍,手颤起来。擦了擦眼,再看;身子一软,坐在附近的一张椅子上,再看公文)毕科长!

毕科长 怎么了!局长!

杨先生 倒杯茶来,是不是心中不舒服?

洗局长 你的账,你的账!赶紧回去弄清了账!我马上就来,你先走!

毕科长 是!是!局长!我可以?(伸手要公文)

洗局长 (要递公文,可是用力一折,放在袋中)我还有办法!有办法!我不会失败!

毕科长 是不是办交代?我好——

洗局长 (无可如何的点点头)快走!我马上就来!

毕科长 想不到的事,想不到的事!(忙中仍未忘深深鞠躬。下)

杨先生 为什么呢?大哥!

洗局长 没关系!胜负兵家常理;败了,再打就是了!

洗老太太 怎么了?怎么了?不是又警报啦?

洗局长 不是!没什么事!杨,给她们开饭;一吃饭就都不开腔了!

洗太太 现在,我可以对你说两句话了吧?

洗局长 咱们俩不过话!你不能帮助我,也不肯帮助我,我会独自斗争!我作局长,你便是局长太太;我撤了差,你还是洗太太;等我明天再弄上官,你又是什么什么太太。这是你的命好,没有别的可说。

洗太太 我并不希望你老作官——

洗局长 对了,你愿意我老撤职!躲开我!

杨先生 大嫂,少说一句吧!大哥心里一定不大好受!(转向他)大哥,我是个小流氓,可是我有小流氓的义气。来,我帮着大哥去干,今天被撤职,明天就得还弄到个官。即使再失败了,咱们还会另开途径,到别处去找官作,是不是,大哥?

洗局长 不成问题。到哪里也得有咱们的官作,凭咱的本事,凭咱的经验。芳蜜怎还不来?

杨太太 我嘱咐好了,教她早早来;也不是怎么到如今还不露面。大哥,不用着急,老杨,我和芳蜜是你的死党。我们一定含糊不了!(转向洗太太)大嫂,不能再消极,不能再不听我们的话!看见没有,大哥被撤了差,事前连点风声都没听到。要是咱们早有组织,早活动起来,怎能吃这个哑巴亏呢!

洗老太太 怎么,撤了差?谁的主意呀?难道天下就没有公理,就看不出好人坏人来吗?(要哭)

杨先生 老太太,先别哭,今天是我的好日子!嘿,这个生日过得多么好!

洗局长 妈,你少说话,没关系!

杨太太 (往外跑)噢,你可来了!大哥,芳蜜来了!

徐芳蜜 (似乎已嗅到点不甚好的气味)怎么了?怎么了?局长怎这个样子?

洗老太太 干女儿,你来得正好,快劝一劝局长,给他出个好主意!也不知是谁的主意,撤了他的官!

徐芳蜜 那不可能,不可能!怎么连点风声也没有呢?

洗局长 芳蜜,对我讲实话!我想,你与这件事有关系!告诉我实话,不然的话,我准教你出不去这个门!

淑 菱 我早就说她是汉奸,你老不信!

洗局长 闭上你的嘴!芳蜜,说真的!我是条汉子,胜利失败都没关系,我能屈能伸,斗争到底!我愿意你实话实说,教我心明眼亮。你也许是我的真朋友,也许是我的仇敌;对朋友我有片真心,对仇敌我也有办法!你说!说实话!

徐芳蜜 我起誓,我真不知道!

洗局长 (对贺客们)对不起,请先到后面坐坐!(看他们转过去)芳蜜,我若是这么猜,不知道对不对:你是不是要这么压迫我一下,教我丢了官,让我无路可走,好完全听你的支配?听你的调遣?

杨先生 我去教后面先开饭,省得他们再过来。(转向后方)

徐芳蜜 (看了大家一眼)咱俩好说话吗?

洗局长 没关系!他们都听不懂你我的话!不过,当着大家面前讲有一样好处,我不容易再中你的美人计。我生平最大的一个缺点,就是对女人性太急,只要她把手递给我,我明知要上当,还是管不住自己!丢了官,我不便再讲什么官话,哈哈哈!当着大家的面儿,大概你不好意思再施展那些小手段吧?

徐芳蜜 何必呢!何必因一时的不顺心,而胡猜别人呢?你完全猜错了。你作官,才有势力,才能帮助我——自然,我也帮助你喽。你丢了官,于我有什么好处呢?先别疑心朋友,顶好大家总动员起来,赶紧再抓个差事!

洗老太太 这是好话!赶紧再抓到个差事!干女儿,你帮你哥哥的忙,多分分心!你认识的人多呀!

徐芳蜜 好啦,干娘,都别着急,慢慢的办,总有办法!干娘,杨太太,我还有个约会,先走一步;过两点钟我再来,咱们好凑凑小牌!

洗老太太 我们专等你吃饭,你怎能走呢?打小牌,我今天没那个心程了!我们顶好说会儿话吧!哪有的事,哪有的事,这么有本事的人会丢了官!

徐芳蜜 待一会儿就来!必定来!(一边说一边往外轻移)

杨先生 (由后面回来)好啦,他们就吃,咱们也快!徐小姐别走!

洗局长 (已阻住她的出路)你想走?不这么容易!

徐芳蜜 你打算怎样呢?是不是你丢了官,教我赔呢?

杨先生 (对杨太太)都是好朋友,怎办?怎办?我简直没法子劝!

杨太太 芳蜜,你就稍坐一会儿,陪老太太喝一盅酒!

洗局长 你想我能白白教你走了不能?

徐芳蜜 我反正不能下令,教你官复原职,我不过是个漂亮小姐。

洗局长 (刚要对她说话,后面有人拍了他一下)什么?

侦探长 (身后带着四名侦探,侦探押着红海)洗局长?

洗局长 是我,怎样?

侦探长 司令部请。

洗局长 有公事?

侦探长 当然!

洗局长 什么事?

侦探长 不好在这里说!

洗局长 都在公家服务,多少给点面子!

杨先生 都坐下谈谈好不好?倒茶来!

〔侦探长笑了笑,似乎要给面子,但没坐下。洗局长仍勉强镇定,可是没有力气再站着,就坐下去。淑菱拉住了芳蜜,看着红海,唯恐芳蜜跑了。芳蜜傲慢的微笑。洗老太太拉住仲文,直哆嗦。洗太太呆呆的看着。杨先生慌而仍要充好汉。杨太太搓手,仍媚视侦探们,但全无用处。红海不住的摇头。

侦探长 按道理说,我一句话不能说。不过局长既讲到了面子,我不妨告诉你一半句。据我所知道的,局长是有点嫌疑。

洗局长 什么嫌疑?

侦探长 不大好讲。

洗局长 汉奸?(一笑)

侦探长 大概是。

洗局长 要论汉奸,这里现有头等人才;徐小姐,对不对?

徐芳蜜 你丢官,你被捕,与我有什么关系呢?别是吓糊涂了吧?他们捕的是你,不是我;这是官事,并不征求私人的意见!

洗局长 假若从人情上说,从良心上说,你是不是对不起我呢?

徐芳蜜 你又对得起过谁呢?对得起你母亲,你太太,你一家人,你的国家?就算我是汉奸,我也引诱不动个良心健康的人吧?

淑 菱 可是你为什么利用红海呢?红海,红海!你说出芳蜜怎样欺骗你,玩弄你!我警告你不是一回了,你不信,看现在!侦探长——红海没罪过,红海不是汉奸;放了他,捉起芳蜜来。

侦探长 小姐,我们办的是公事,我们凭证据拿人。

红 海 淑菱,你可怜我,教他们放了我!芳蜜交给我的稿子,并不是稿子,而是情报;我并没看,我并不知道!那些信,都是大家给她的,她也教我替她存着!侦探反拿住我,而不去捉她!我冤枉!芳蜜,你是女人呢,还是女妖精呢,为什么这样陷害我呢!

淑 菱 侦探长,拿住她,她根本不姓徐,她连准姓都没有!

侦探长 我们不能随便拿人!

淑 菱 那些封信上,没写着芳蜜吗?这不是凭据吗?

红 海 我偷看了一封,是你爸爸给她的,可惜,可惜,上款写的是“我亲爱的小鸟!”没有她的名字。大概其余的那几封也是如此!芳蜜,你有本事,佩服你,恨你!你是灵感,也是毒药!

徐芳蜜 侦探长,我可以走吧,既是没我的事?

侦探长 啊——等我打个电话去请示请示!对不起!

徐芳蜜 也好!

洗局长 千万别放了她!

侦探长 (对一侦探)去打电话请示!

徐芳蜜 洗局长,我没想到你会这么没有男儿气!你自己愿意帮助我作事,怎么今天说我引诱你呢?你不是三岁的小孩吧?大丈夫敢作敢当,何必跟个漂亮的女孩子为难呢?

淑 菱 无论她怎说,侦探长,别放了她!红海是好人!

徐芳蜜 好人?我没看见过这么糊涂的好人!

杨先生 侦探长,这点事情,可以私自了结不可以呢?你看,你是最讲面子的人;我呢,一半是官派,一半是外江派;咱们都深通世故人情!要是咱们能了结这桩事,教大家都过得去,都保得住面子,咱们岂不是多交几个朋友?据我看,徐小姐只是交际花,人满好!洗局长呢,既作局长,还能是汉奸?红海这个人,倒许不地道,我虽与他没有深交过,可是我知道他不大可靠;我给他送去纸,求他写对联,他都硬把纸没收了,一个字也没写来。这么办好不好?你既别带走徐小姐,还得把洗局长放了。以洗局长的金钱,徐小姐的身分,我兄弟的面子,绝对不能教诸位弟兄们白跑这么些路,至少我们也得送双新鞋穿!至于交差呢,满可以把红海带了走;拿到一名也就算了!还有一层,这里全不是外人,局长的家眷和我的家眷,没有一个外人,决走不了消息!

淑 菱 侦探长,你要敢那么办,我就去告状,连杨家夫妇也不是好东西,他俩老跟芳蜜在一块!

洗老太太 菱儿!菱儿!你想要我的命吗!你们当巡警的,我的儿子是局长,是好人,我就不准你们把他拿走!

侦 探 报告,请示过了,也逮捕!

侦探长 对不起,徐小姐!

徐芳蜜 我看你不敢吧?

洗局长 拿她,我有证据,不会有错儿!

〔门外汽车响。

卫兵甲 徐小姐在这儿吗?

卫兵乙 那不是!

卫兵甲 (敬礼)徐小姐,我们太太请!

徐芳蜜 还有别人吗?

卫兵甲 有两三位太太呢,专等小姐去,好开饭。

徐芳蜜 (对侦探长)怎样?

卫兵甲 (看了看侦探长递过片子去)我们来请徐小姐!

侦探长 只要能交代下去就可以。(笑着揣起名片来)

徐芳蜜 再见!

〔大家目送她出去。

洗仲文 哥哥!有什么罪承认什么罪吧!你好色,贪权,爱财,你误了国家的事,还睁着眼把大汉奸放走!承认你的罪恶,别再欺骗你的良心!把良心拿出来,你就是个囚犯,还能带罪图功,为抗战尽力!你别以为徐芳蜜就可以这么逃走了,她跑不脱!国法,公理,是不受欺骗与戏弄的!我天天必到狱里去看你,教我们真象亲手足似的谈谈心!

洗太太 我——(呆呆的看着局长)

洗局长 走!

淑 菱 红海!爸爸!

杨先生 大哥,别着急,咱们有办法!

杨太太 大哥,别着急,咱们有办法!

洗老太太 (狂嚎)看你们哪个敢拿走局长!